免費法律咨詢熱線

15108212511

陝西反殺案二審 被告人:我怎麽做才是對的?

2018-12-24 來源:新浪新聞 浏覽:477次

2017年6月畢業的王浪,已找到吉林敖東藥廠醫藥代理的工作。從小受鄉村醫生父親的影響,他也想成爲一名醫生。他曾告訴家人,醫藥代理的工作可以多鍛煉自己,也能了解基層衛生室的一些情況,多點見識。

他沒想到,自己對未來十幾年的打算,只因四個月後的一次18秒的經曆被徹底改寫。

2018年6月28日,王浪被陝西省鹹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犯故意傷害罪”,一審獲刑九年。

今天(12月20日)是案件的二審,王浪坐在被告席上擡頭看向審判席:“我不知道該說什麽”,停頓兩秒後反問,“請法官告訴我”,他已經逐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以後遇到這種事,我怎麽做才是對的?”

在這場長達6個小時的庭審中,他不止一次向法官提出這個問題。在最後陳述環節,他再次抛出這個問題。隨後他低下了頭,過于靠近話筒將他的抽泣聲放大到整個審判庭都能聽到的分貝。

坐在旁聽席的王浪父親也低下了頭。自王浪被關押後,他再沒見過王浪,看到孩子這樣,他不知道該怎麽向外人表達自己的心情。他也不敢想,這一年多,孩子究竟經曆了怎樣的痛苦和煎熬。

陝西反殺案二審.jpg

被18秒改寫的人生

2017年12月10日晚19點,王浪剛健完身,接到朋友苗林一個人在酒吧沒人陪的電話。這是王浪第一次來酒吧,戴著800多度黑框眼睛的他,還是很快找到了坐在2號桌的苗林,陪著喝了七八瓶啤酒。

而之後五分鍾發生的事,讓今天庭審上的王浪回憶起來屢次止不住痛哭。庭審中播放的現場監控視頻,清楚地還原了這五分鍾的所有細節。

當天晚上20時32分,李雷帶著兩個朋友出現在了泾陽縣炫色音樂酒吧,服務員引導他們入座,路過2號桌時,和王浪對視後的李雷停了下來,拿起3號桌的煙灰缸走到2號桌前。現場目擊者提供的證言稱,李雷拿起煙灰缸前,還對2號桌罵了一句“你在那瞪x子嘞!”與李雷同行的人立馬上前將他攔住,可李雷不罷休地把手上的煙灰缸扔向了王浪。

監控顯示,當時的王浪一臉疑惑,被砸後立馬站了起來。王浪在後來接受警方審訊時供述,當時自己從桌子上拿起了酒瓶以壯膽。這激怒了當時已經在別處喝了酒的李雷,“他(李雷)問我拿瓶子想幹嘛?我問他爲什麽砸我,他就說就砸你了。”

之後,王浪和李雷在同行朋友和酒吧服務員的勸說下分開,但沖突還在繼續。李雷3次掀翻酒吧的椅子,7次拿起啤酒瓶欲打王浪,還挑釁式地給王浪遞了個酒瓶。王浪接過酒瓶卻服軟了,叫了聲“雷哥“,不停地陪笑求情。

然而在36分13秒,右手拿著酒瓶的李雷,突然用左手用力擊打王浪頸部。王浪的辯護律師徐昕辯護稱,沖突的時候李雷就叫囂著要“弄死”王浪,還指著王浪的臉進行侮辱性警告,王浪也發現,朋友苗林不在他視線裏,他感受到來自李雷的暴力危險。

在被李雷猛打一下脖頸後,王浪爆發了。之後的18秒裏,王浪用啤酒瓶先後擊打李雷5次,過程中李雷也用酒瓶反擊,後兩人均倒地。

庭審中,王浪的另一辯護律師王萬瓊把這關鍵的18秒分解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王浪先用啤酒瓶擊打李雷2次,李雷也用酒瓶打了王浪頭部1次,酒瓶破了,啤酒灑到地上,兩個人都滑倒。之後王浪第3次擊打李雷,而李雷也打掉了王浪的眼鏡。

高度近視的王浪失去了眼鏡,世界都變得模糊。第二階段的沖突,站起來的王浪用已經破碎的啤酒瓶2次捅刺李雷,李雷踩到垃圾桶裏伸出來的塑料袋,撕扯中兩人再次摔倒。

第三階段,李雷倒地後死死抓住王浪的衣領和頭發,跟著倒地的王浪再無還手。隨後王浪站起來,李雷也站起來走向門口。

這持續了18秒的沖突,終因李雷倒在門口結束。平靜之後的王浪,發現李雷身上的血迹,立馬讓朋友撥打了120急救電話。

陝西反殺案二審1.jpg

是正當防衛?還是故意傷害?

對上述18秒的沖突,一審鹹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書認定王浪“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

二審中,檢察院認爲上述一審判決“定罪准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但對量刑,檢察院認爲一審中沒有認定王浪的行爲是防衛過當,九年量刑過重。

檢察院在庭審中稱,18秒沖突的過程中,李雷實施的行爲只是推搡,是輕微暴力,王浪的防衛行爲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是防衛過當,而且王浪是有故意傷害的意圖,因此應判處“故意傷害罪”。

但這18秒的沖突,在辯護律師王萬瓊看來,是“標准的正當防衛”。庭審中,她反駁稱,李雷實施的行爲不只是輕微暴力,“李雷掐捏王浪脖子的暴力行爲,也是一審公訴意見書中提到的,所以這已經不是推搡這麽輕微的暴力行爲。”

辯護律師徐昕指出,李雷在用煙灰缸砸王浪、長時間持續欺淩王浪後,王浪已經求情,但換來的仍是李雷的威脅,推搡、舉啤酒瓶欲毆打、使勁打擊頸部等行爲,屬于典型的正在發生的緊迫的不法侵害。

徐昕解釋,正當防衛是對不法侵害的反擊行爲,刑法中不法侵害需要社會危害性和緊迫性兩個特征,本案中,李雷對王浪的不法侵害正在進行,且十分緊迫,王浪實施自保的行爲完全是防衛性質。

針對檢方“防衛過當”的認定,徐昕辯護稱,不能從法庭審判時的理性心態考慮當時王浪的情況,當時酒吧環境昏暗,現場逃跑也十分困難,加之王浪面對李雷十分恐懼,沒有可能也不能期待,他在當時反擊的過程中,精准拿捏防衛的限度。

“法律不能違背常識,不能違背普通人內心最基本的價值判斷,法律更不能強人所難。”徐昕說。

對此,二審中檢察院認爲,案件事實是不允許假設的,作爲法律人就應該按照法律規定對王浪的行爲進行評價,被害人李雷的生命權也一樣重要。對防衛行爲,不能無原則無限制,否則刑法規定的“防衛過當”目的就會落空。

對上述控辯雙方就“防衛過當”與否的爭論,徐昕向每日人物坦言,他爲王浪辯護的初衷,也是希望能通過此案厘清“正當防衛”和“防衛過當”的邊界,希望能對最高法制定相關規則起到一定參考作用。

今天的二審庭審長達6個小時,坐在被告席的王浪卻仿佛置身于辯論之外。法官最後問他:“你還有沒有什麽想說的?”

“我可能是有錯的,但我還是不知道自己之後怎麽做才是對的,我希望法官能夠告訴我到底怎麽做才是對的。”王浪又抛出了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也已經折磨了他一年多。在被逮捕後失去自由的一年時間裏,王浪一直問自己這個問題。在二審辯護人王萬瓊會見時,他也受這問題折磨,他那時說:“當時如果我不還手,就任由他打,我也就不會在這裏了。”

今天(12月20日)的二審,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未當庭宣判。

“不過我相信法律是正義的,正義雖然會遲到,但永遠都不會缺席的。”在最後的被告人陳述環節,王浪在審判庭說出這句法諺。

更多法律資訊,進入成都律師事務所有度法制新聞欄目閱覽。

相關內容
鐵路公安開展打擊倒票戰役 繳獲車票4萬余張小偷偷電瓶車觸電身亡 車主賠償小偷家屬5萬河南商丘廠區火災已致11死 3名現場施工人員被刑拘有度律師事務所于運河主任、滕浪到顧問單位進行《電子商務法》培訓景區對華爲手機用戶免票 律師:法律不禁止
首頁 律師 案例 動態
免費咨詢電話:15108212511

四川有度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蜀ICP備17005581號-1

電話:15108212511

地址:天府廣場sac(四川航空廣場)45層 (地鐵天府廣場b口)

技術支持:律師建站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183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