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法律咨詢熱線

15108212511

12歲弑母男孩被釋放回家 未來如何安置引熱議

2018-12-17 來源:北京青年報 浏覽:393次

12月2日,湖南沅江市吳某康將母親殺害。近日有消息稱,因還未達到負刑事責任的年齡,吳某康已被釋放,男孩家屬想要送孩子回學校卻遭到了很多學生家長的抵制。北京青年報記者獲取的家庭情況說明中顯示,讀書是男孩最急迫要解決的事,但卻面臨家庭成員以及村裏人如何看待他、如何健康成長的問題。沅江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稱,目前政府部門正在對吳某康教育等問題進行商議。專家認爲,孩子如何重新被社會接納,需要孩子本身、家庭和政府、社會各方共同努力來完成。

事件

12歲男孩不服母親管教弑母

12月3日,湖南沅江市政府發布通報稱,當日12時24分,沅江市公安局接到群衆報警稱,泗湖山鎮東安垸村發生一起命案。接警後,市公安局啓動命案偵破機制,市刑警大隊、派出所民警立即趕赴現場開展偵查和勘驗工作。經查,受害人陳某(女,34歲,沅江市泗湖山鎮人)被人殺死在自家臥室內,身上多處刀傷,嫌疑對象已鎖定爲其子吳某康(男,沅江市泗湖山鎮人,六年級在校學生)。

最終,嫌疑對象吳某康被警方控制。經初步審訊,吳某康因不滿母親管教太嚴,被母親打後心生怨恨,于12月2日晚9時許持刀將母親殺死。12月3日上午,鄰居發現情況後向公安機關報警。

吳某康的外公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女兒在村裏參加酒席後會將剩下的肉和沒開封的煙帶回家,多場酒席下來積累了4包煙,事發當晚女兒發現4包煙被吳某康偷偷抽完了,一氣之下打了他,也因此引發了母子沖突。而當晚10時許,吳某康還用母親的手機給班主任發了一條請假信息。

後續

男孩被釋放後安置成難題

“12歲男孩弑母”一事在案發時引起了廣泛關注,近日這一事件的後續又引起了廣泛討論。昨天有消息稱,因吳某康今年12歲,還沒有到承擔刑事責任的年齡,所以吳某康已被釋放,家屬想要將孩子送回學校卻遭到了很多家長的抵制,很多當地的村民也對吳某康被釋放回家表達了擔憂。

昨天,記者聯系到了吳某康的叔叔吳先生,吳先生表示其家庭確實面臨很多難題,因爲其他村民都不願意租房給這一家人,家裏人的吃飯住宿都很困難,目前吳某康和其他家人一家五口住在鎮上的賓館裏,住店的錢也是親戚朋友湊出來的。吳先生稱,吳某康也想回學校上課,但是學校沒有同意,有其他家長也表示了反對。

吳先生給北青報記者發來了一份吳某康父親吳建勇寫下的情況說明,在說明中吳建勇表示,目前家中有9口人需要他供養,包括他90歲的爺爺奶奶,70多歲的父母一個眼睛看不清,一個耳聾,65歲左右的嶽父嶽母,還有12歲的吳某康和2歲的小兒子。吳建勇稱,他常年在外打工賺錢,但家庭收入依然入不敷出,欠下了外債十余萬元。

而除了家庭經濟狀況外,吳建勇也擔心犯下錯誤的吳某康以後的成長問題,他認爲兒子在上六年級,還在九年義務教育之內,讀書是最急迫要解決的問題。“家庭成員如何接納他,村裏的人如何接納他,學校裏的同學如何看待他,他又如何在那樣的環境裏健康成長?”吳建勇稱這些都是他一個人沒辦法解決的問題,希望得到政府的幫助。

進展

當地稱正在商議如何解決難題

12月12日,記者電話聯系了泗湖山鎮,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稱吳某康相關問題已經由沅江市政府部門介入,正在制定後續處理方案。

沅江市委宣傳部新聞科工作人員對北青報記者表示,因案情本身比較複雜,目前市裏相關部門正在對吳某康上學問題,以及吳某康的家庭問題進行商議,如有確切方案會向社會公布。

益陽市教育局一位負責人接受當地媒體采訪時稱,因吳某康沒滿14歲,不能進行拘留或進少管所,所以被警方釋放,由家長接回監管。此事與家庭教育有很大關系,爺爺奶奶嬌慣溺愛孫子。吳某康還只有兩歲時,其母親外出打工,其他時間都是爺爺奶奶在帶養。小孩染上一些不良習慣,最終釀成殺母悲劇。

觀點

相關單位應采取必要的幹預措施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副主任、律師于旭坤對記者介紹,吳某康弑母是故意殺人的行爲,已經涉嫌犯罪,但因爲沒有達到刑事責任年齡,所以目前沒有接受相應的刑事處罰。而對于吳某康這一行爲也應從多方面去看待,首先是案子本身發生在家庭內部,家庭成員也應該反思在日常教育以及溝通交流中是否存在問題。在學校的教育中,學校是否有法制教育課程,是否做好相關德育工作,讓學生學會尊重生命也是保護未成年人、預防青少年犯罪的一個重要部分。

對于孩子自身以及家屬希望能夠繼續接受教育的問題,于旭坤認爲這是吳某康應該享有的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但從目前情況來看,吳某康重新回到學校確實容易引起恐慌,所以相關單位應采取必要的幹預措施。于旭坤認爲可以從三個方面使吳某康重新回到正軌,一是政府部門可以對其收容教養。二是如果不能進行收容教養,家長經過申請並獲得教育行政部門批准後,可以將其送到專門學校即工讀學校,在專門學校內,吳某康也可以正常接受義務教育。第三,無論是已經被收容教養或是被送到工讀學校,或最後回到普通學校,也應該有專業的法律人士、心理咨詢師以及社工團隊對其進行跟蹤輔導,進行法制宣傳教育和心理輔導,以及到家庭、學校和社會進行社會調查,結合孩子的特點進行服務。政府相關部門和司法機關也可以進行後續服務。

而吳某康如何重新被社會接納,于旭坤認爲應分爲接納和改變兩個方面來看待。一方面是社會成員對于犯罪兒童的接納會有一個心理調適的過程,另一方面,改變的過程則需要孩子本身和家庭來完成。如果孩子確實願意接受教育並且作出了改變,讓其他人能夠看到積極、正面的變化,其他社會成員也會願意看到孩子的成長。

更多法律資訊,進入成都律師事務所有度法制新聞欄目閱覽。

相關內容
樂清男孩事件後救援隊被拉黑 擬起訴索賠1元前往成華法院,辦理信用卡糾紛,開庭前往新都法院,辦理居間合同糾紛,領取判決《人民的名義》被訴侵權 法院一審認定未抄襲熱烈祝賀北京觀妙律師事務所揭牌儀式在京順利舉行
首頁 律師 案例 動態
免費咨詢電話:15108212511

四川有度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蜀ICP備17005581號-1

電話:15108212511

地址:天府廣場sac(四川航空廣場)45層 (地鐵天府廣場b口)

技術支持:律師建站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183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