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法律咨詢熱線

15108212511

樂清男孩事件後救援隊被拉黑 擬起訴索賠1元

2018-12-13 來源:北京青年報 浏覽:330次

從家人發出“50萬重金尋人”的懸賞,到樂清全城尋人、全國網友的關注,再到短短數日後被媒體曝光系孩子母親蓄意策劃制造的一場鬧劇,“樂清男孩失聯”事件因反轉陷入爭議。事發後,孩子家屬不再公開發聲,處于“失聯”狀態。孩子的母親陳某被樂清市公安局以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刑拘,隨後,樂清市檢察院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

在這場鬧劇背後,多家參與救援的公益組織和衆多愛心人士深感“寒心”。12月12日,記者從參與救援的樂清市三角洲救援服務中心獲悉,他們打算通過民事訴訟起訴孩子母親陳某,並索賠1元。“索賠1元是象征性的。現在,孩子的家屬‘失聯’了,在躲避公衆。我們希望孩子母親能向參與救援的人表示感謝,並對制造這場‘烏龍’的行爲致歉。”

“樂清男孩失聯”事件.jpg

事件:“尋子”鬧劇被質疑消費愛心

家人懸賞50萬元,尋找11歲樂清男孩豪豪(化名)一事,此前持續在社交媒體上刷屏。11月30日,浙江溫州樂清的11歲男孩豪豪被曝在放學路上走失,孩子父親黃先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豪豪走失前並無異常。他稱,當天17時20分許,由于孩子的母親接孩子去晚了20分鍾,和豪豪錯開了。之後,豪豪自己搭乘公交車回家,卻在離家僅幾百米的地點“失聯”了。

豪豪失聯後,家人在報警的同時,求助于民間公益組織。隨後,樂清市全民公益組織、三角洲救援服務中心和其他愛心人士,先後加入尋人隊伍。

時間推進至12月4日。失聯5天後,豪豪父親爲盡快找回孩子,先後開出20萬元、50萬元的懸賞金額。隨即,“溫州樂清一對父母50萬元重金尋子”的消息在社交媒體上被大量轉發,引發衆多網友關注。

就在豪豪失聯一事引發“全民尋人”熱潮之後,反轉突如其來。12月5日淩晨,樂清市公安局通報稱,樂清失蹤男孩豪豪于12月4日22時48分找到,警方確認其人身安全和基本健康。

緊接著,警方在後續的通報中提到,經初步查明,此次“失聯”事件是豪豪的母親陳某,“因與在外經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糾紛,爲測試其丈夫對其及其兒子是否關心、重視,蓄意策劃制造了該起虛假警情。”

隨後,陳某被樂清市公安局以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刑事拘留。12月5日,樂清市檢察院提前介入該案,引導偵查取證。

“樂清男孩失聯”事件1.jpg

細節:救援隊表示傷及其社會公信力

樂清“50萬元尋子”事件反轉後,輿論嘩然。警方通報中提及到的孩子母親陳某制造虛假警情後,假裝配合搜尋的行爲,引發爭議。

警方通報中提及,陳某蓄意藏匿豪豪、制造虛假警情後,曾通過微信朋友圈等網絡媒體發布求助信息,引發社會各界積極參與網絡轉發及查找。之後,在各方查找期間,陳某繼續假裝配合搜尋。警方稱,其行爲已嚴重透支了社會誠信和良知,消耗了大量的公共資源,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已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公安機關將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尋人)浪費了多少警力,多少民間救援力量,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誰來承擔?”面對一連串的指責,豪豪一家卻連夜搬離住處,不再對媒體和公衆發聲。

樂清市全民公益組織負責人鄭佰洪表示,得知豪豪失聯的消息後,多家公益組織通過各自的平台擴散,發動當地群衆“地毯式”尋人,“除了孩子的家周邊,但凡接到市民反饋的信息就去搜尋。”除此之外,爲了方便接收信息,鄭佰洪也將自己的聯系方式和豪豪父親的一起公布在“尋人啓事”上。

但現在,豪豪的父親關機,鄭佰洪的手機卻常接到“被罵”的電話。“最多的時候,我們大概發動了千人以上參與尋找,這都是基于之前積攢的大家對我們的信任。但現在因爲這場鬧劇,我們的公信力下降,可以說‘損失嚴重’,只能通過後續的工作慢慢去彌補。”

沉默了數日後,樂清市三角洲救援服務中心也發聲稱,他們擬對豪豪的母親提起民事訴訟。12月12日,該中心的理事長賴忠鎏告訴記者記者,他們打算索賠1元,並要求孩子母親或家屬向參與救援的組織和愛心人士致謝,要求家屬對“制造鬧劇”的行爲致歉。

“樂清男孩失聯”事件3.jpg

觀點:救援隊要求致歉可獲法律支持

北京一律師所副主任張偉律師表示,在目前的刑事偵查、檢察、審判體系下,如果檢察機關按照“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提起公訴,嫌疑人最終被法院確定觸犯該罪並承擔刑事責任的可能性很大。

張律師解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相關內容,法律規定了管制、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罰種類,甚至規定如果情節嚴重造成嚴重後果的,可以判處三至七年有期徒刑。“綜合目前的信息來看,該事件在輿論上造成很大影響,(嫌疑人)承擔刑事責任應該是必然的。”

此外,就公益組織打算通過民事訴訟索賠、要求致歉一事,張偉律師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七十九條,在民事訴訟中要求道歉,是有可能獲得法律支持的。至于民事賠償的訴求,“因爲公益組織的救援活動很多是自發性和無償性的,結合關于損失的舉證難度,所以很難在民事訴訟層面進行索賠。”張偉律師還補充道,從訴權來說,公益組織目前可以提起民事訴訟,不用等到刑事案件終結,“孩子的母親是否構成犯罪,都不影響公益組織向其主張承擔民事責任。”

“樂清男孩失聯”事件2.jpg

對話

救援組織負責人:索賠一元不是目的,愛心不應被傷害

“50萬元尋子”鬧劇落下帷幕之後,事件的負面影響卻在民間救援組織和愛心人士之間蔓延。12月12日,樂清市三角洲救援服務中心理事長賴忠鎏告訴記者記者,這場烏龍事件一定程度上打擊了救援隊內部的積極性,也對社會信任度造成傷害。他們打算對豪豪的母親提起民事訴訟,索賠1元,要求家屬向參與救援的社會各界人士致謝,對制造鬧劇致歉。

烏龍事件後被家屬拉黑

記者:此前爲了尋人,救援隊做了哪些工作?

賴忠鎏:當時我們收到消息說,孩子“失聯”處附近有一條河,河水比較急,擔心孩子會不會掉進了河裏。因爲我們對涉水類的搜救比較專業,就組織了船只和專業設備,在大大小小的河流中搜尋,入夜之後氣溫很低,但我們也沒有停止搜尋。另外有一部分隊員開車在路上尋找。

記者:警方發布豪豪找到的消息後,救援隊和家屬之間是否聯系過?

賴忠鎏:沒有,警方公布案情之後,家屬那邊和我們救援隊就“失聯”了,我們的聯系方式也被對方拉黑了。

起訴索賠1元不是目的

記者:你們打算對豪豪的母親提起民事訴訟,爲什麽?

賴忠鎏:我們打算通過民事訴訟,向孩子的母親索賠1元,要求孩子家屬致謝和道歉。說到底,我們感到很“寒心”。因爲家庭糾紛,孩子的母親制造了這個“烏龍”,但損害的卻是社會信任度。打個比方,以後再遇到有人失聯尋求幫助的事情,我們轉發的消息可能大家就會懷疑,“會不會像(豪豪)這個事情一樣”,大家就會考慮說“再等等、觀察一下”,消息擴散不出去,最終延誤的是對險情的處理。

者:看到不少網友支持你們按照實際的損失索賠,但你們爲什麽只提出1元索賠?

賴忠鎏:參與救援過程中,比如吃飯、加油之類的,很多開支隊員之間當場就AA平攤了,我們只粗略計算過,這次救援的成本至少得1萬元以上。但我們沒有打算像網友說的那樣按照實際耗費去索賠,因爲“索賠1元”是象征性的,這不是目的。

我們希望孩子的母親和家屬不再“躲著”,他們應該向我們參與救援的志願者、愛心人士表示感謝,也應該對制造這場“烏龍”的行爲致歉。如果有可能,我們也希望孩子的母親能夠以參加公益組織的形式,彌補這場鬧劇帶來的“傷害”。

鬧劇打擊內部的積極性

記者:目前提起訴訟一事是否有進展?

賴忠鎏:已經咨詢了律師,按照程序在走。現在我們在等警方和檢方的調查結果,等(刑事)結果出來,我們這邊再討論民事訴訟的事情。

記者:這場鬧劇,對救援隊內部有影響嗎?

賴忠鎏:肯定有,平心而論,就是你遭遇這樣的事情,多多少少也會有點難受。我們志願者的積極性也被打擊了。甚至我有朋友說,以後再遇到這種尋人的事情,讓他們先去家裏找,找不到了,然後再讓(我們)救援隊找。

記者:是否遭遇過類似的“烏龍”事件?

賴忠鎏:我們從2004年做到現在,參與過本地和國內多個事故現場的救援,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但不管怎麽說,今後再遇到尋找失聯者的求助,我們還是會繼續參與救援的,這一點不會動搖。

更多法律資訊,進入成都律師事務所有度法制新聞欄目閱覽。

相關內容
前往成華法院,辦理信用卡糾紛,開庭前往新都法院,辦理居間合同糾紛,領取判決《人民的名義》被訴侵權 法院一審認定未抄襲熱烈祝賀北京觀妙律師事務所揭牌儀式在京順利舉行有度戴鵬邏律師,前往金堂縣法院,辦理執行,調解
首頁 律師 案例 動態
免費咨詢電話:15108212511

四川有度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蜀ICP備17005581號-1

電話:15108212511

地址:天府廣場sac(四川航空廣場)45層 (地鐵天府廣場b口)

技術支持:律師建站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1839號